近日,海外电竞媒体Dexerto上面的一篇文章吸引了小编的注意,文章由北美电竞圈知名媒体人Richard Lewis撰写,标题直接指出巴西队伍MIBR虽然是一支荣誉无数的战队,但是其黑历史亦不能被忽视。全篇内容更是充满着对该支队伍近年来所作所为的批判和讨伐,是一篇不折不扣针对MIBR的檄文。下半部分摘录如下:

上半部分:口无遮拦藐视规则 外媒撕开MIBR黑历史(上)

(注:此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视角,不代表5EPlay观点)  

文章的开头我还是需要重申,我们不能忽视MIBR的优异的历史成绩,但是他们在赛场之外恶劣言行和拙劣表现同样应该予以曝光,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重点对MIBR如何面对利益冲突,语言暴力,为失利寻找借口等行为进行揭露和梳理。 

首先要提一嘴,在发表这篇文章之前,教练滥用Bug事件东窗事发,而巴西人处理问题的态度和表现也恰恰印证了我之前对他们的定义。有视频显示dead在ESL One Road to Rio中和Triumph的比赛中使用了Bug,而巴西人对此的解释却是自己是被诬陷的,并告知视频已经被编辑过了。但是事实却是,dead不仅利用Bug洞察到了对手的动向,MIBR全队还帮助dead试图掩盖真相。ESL也此对dead实行禁赛的处罚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回避利益冲突 

今年4月23日,在北美ESL One Road to Rio的Major积分赛中,MIBR和Yeah狭路相逢。和老前辈MIBR一样,Yeah这支队伍在1.6时代也是声名显赫的一支队伍,本来两支老牌劲旅的相遇是一段佳话,但是如果你仔细调查了Yeah的背景之后,才会发现其实这事并不简单。 

在Yeah这支队伍的投资者名单中,除了先前已经和Yeah解除合作关系的FalleN以外,TACO和dead各占25%的股份,也就是说这俩人能掌握这支队伍大部分的话语权。 或许你应该记得,早在2019年Valve就勒令7支队伍处理好利益冲突,但是比赛还是如期举行了。更有意思的是,MIBR的母公司IGC在这中间也扮演了一个利益角色,IGC和Yeah之间存在着合作关系,双方曾签订合同并同意以“商定好的价格”每年可以从Yeah购买任意两名选手。从这层关系上看,Yeah是MIBR不折不扣的卫星队伍,但就是这两支队伍在Major的预选赛中相遇,并打完了比赛。 

比赛的结果闭着眼睛都能猜得到,MIBR以2-0轻取Yeah。直到今天,这场比赛的胜负关系依然有效,Yeah和MIBR都未就这场比赛背后蕴藏的合作关系受到处分。而Valve则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称如若两支队伍愿意就利益关系公之于众,并引起广泛讨论之后,Valve才会就此事进行调查。 

相信我,我跟踪报道CSGO赛事已经超过十五年的时间了,普通的读者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利益冲突以及它的重要程度。事实上在一些社区中也有一些讨论,但大多数都只存在于比赛表面,点到即止的程度,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并未被挖掘出来。很多人会问,你的意思是Yeah打假赛?是故意输掉比赛的吗?难道MIBR的实力还不足够击败一支三线队伍吗?别忘了,MIBR还在前不久刚刚输给了世界排名第64位的Wisla Krakow,所以你说中间一定没猫腻吗?也不一定。 

口吐芬芳  

今年六月,MIBR官方为了表达对BLM运动的支持,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样一段话:“……对种族歧视说不,杀戮只存在于游戏中,在生活中我们应该拥抱不同。”  

就在这条推文发布后第二天,fer在一次直播中就对着粉丝开撕:“我喜欢我的直发,直发可比非洲人的卷发好多了,他们的卷发让我厌恶。”这些言论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了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MIBR紧急发布了一则声明。 让人可笑的是,这则声明不同于以往的葡英双语,只是用葡语对fer的行为了所谓的“道歉”。并在字里行间处处为fer的行为辩解和开脱,称一些短语或者词组被以极端的形式进行表达,那么会脱离说话者本来的含义。并称,fer已经意识到他的话语可能助长了一种错误的、极具破坏性的后果。他没有逃避,而是面对问题并道歉。 

让我明说了吧,如果这种话语来自于任何一位解说,媒体公司,或者其他队伍的选手,那么说这个话的人将会被解雇并消失在CSGO的圈子里。作为一个CSGO选手,任何敏感性的话题和煽动性的话语都不应该被提及,这也不是fer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之前有过因为过激言论在Twitch被禁的过往。  

虽然MIBR对外宣传他们已经内部对fer进行了处罚和教育,但是fer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嘴臭的毛病依旧没有任何改观。在同一个月和Furia举行的一场巴西德比比赛之后,fer在直播中对Furia的选手进行了言语上的攻击,面对镜头他称对手用“屁股思考”,“不是男人”等等。 

无时间观念 

kNgV-相比于其他MIBR的选手来说,资历尚欠,但是他却能很快融入到队伍中,并对MIBR的“队内文化”滚瓜烂熟,因为他们本是一丘之貉。

2017年,Dreamhack蒙特利尔站,kNgV-代表当时世界排名TOP10的Immortals出战,在对阵CLG的比赛之前未能按时抵达,彼时裁判给与了警告,并未对Immortals进行处罚。在比赛结束之后,kNgV-和他的几位队友决定回酒店休息,来准备接下来和North的决赛。结果kNgV-和他的几位队友睡了过去,在匆匆抵达赛场之后,因为迟到裁判判第一张地图由North自动获胜,战意全无的Immortals也因此输掉了决赛。 

从很多参加了这次比赛的选手和参与者口中我们得知,kNgV-和他的两位队友在比赛前一晚在酒吧喝酒娱乐直到凌晨才会到酒店,但是队伍的队长steel为了保持队伍的形象却在一档采访节目中称他们并未前往酒吧,只是在酒店内部的吧台上喝了一杯。 而kNgV-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因为时差的原因需要补觉导致自己连续迟到,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在明知有决赛要打的情况下,难道这些人就不知道长点心吗?哪怕前一天早点睡? 

追杀FNS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为恶劣,彼时CLG的指挥FNS在推特上自嘲式的开了个玩笑,笑自己的队伍连宿醉状态下的Immortals都打不过,而kNgV-在回复中却极为光火,甚至拿对方的生命进行威胁:“你最好有证据,否则我会杀了你。”不仅如此,kNgV-甚至在酒店里到处寻找FNS的下落,企图要把事情在线下做个了断。 

惊慌失措的FNS不得不离开酒店找了个地方躲开正在气头上的kNgV-,而前者称在事情平息之后也未收到过kNgV-的道歉。  

拳打Kjaerbye  

在任何体育运动中,暴力都是最不受欢迎的元素,kNgV-在Dreamhack蒙特利尔站的表现是CSGO诸多比赛中最恶劣的暴力行径。但是,我在这里还要揭露一项不被广为人知的暴力事件:在PGL克拉科夫Major的赛后派对中,一支巴西队伍的随行人员袭击了一位CSGO职业选手。 

为了犒劳选手,组织者,加强彼此的关系,交流信息,很多大型线下赛事按照惯例会在比赛完全结束之前举行赛后派对,PGL克拉科夫也不例外,按照传统,派对的时间被安排在了Immortals和Gambit之间决赛开始的前一天。在派对中,SK和Immortals的选手单独成群聚集在一个角落里喝酒聊天。这时候,Kjaerbye走向了他们,对着人群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好好享受明天的决赛吧,因为可能以后你们再也没什么机会打决赛了。”这句话激怒了众人,黑暗中冲出一个人影朝着Kjaerbye拳打脚踢,慌乱之中忙于保护自己的Kjaerbye也没看清楚到底是谁动的手。 

Kjaerbye在随后的个人推特中称:“我只是想表达好好享受决赛的意思,没必要动手啊你们这群xx。” 

如果你要问我,我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我明白当酒精混杂了一些情绪的情况下,很容易上头做出出格的行为,但是我想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在任何情况下,暴力行为都应该被杜绝。 

数不完的借口  

在我写这篇文章之时,有人发给了我了一条链接,我打开一看原来是HLTV论坛上粉丝收集的一些关于MIBR为自己的比赛制造借口的清单,这份清单长达40多条,目前已经被更新了多次。当然,这个帖子里的部分内容缺乏事实依据,但是这清晰的表达了粉丝们已经对巴西选手因为缺乏责任感感到失望。  接下来我就会有选择性的进行举例,来展示MIBR是如何为自己的失利寻找开脱的借口的。

2018 波士顿Eleague CS:GO Major期间,处于赛制和时间的安排,部分进入淘汰赛的队伍需要在一天之中打两场比赛,而恰巧SK和fnatic的四分之一决赛和接下来的半决赛被安排在了同一天进行。和Cloud9的比赛结束之后,输掉了半决赛的FalleN在推特上发言:“连续2次在Eleague的比赛中碰到需要一天两赛的情况,巧合的是我们都输掉了。谁知道啊……” 

同一年的IEM卡托维茨比赛中,FalleN把输掉比赛的原因归咎于电脑。在输掉和Astralis的比赛之后,FalleN在推特上称电脑在经常弹窗,并在coldzera的残局中再次跳出,导致输掉比赛。  

在同一届比赛中,FalleN在推特中还对CZ进行抱怨,称这把武器过于影响游戏的平衡。 

在2018年的FACE IT伦敦Major的比赛中,MIBR一度被中国队伍TYLOO逼入绝境,并输掉了那场比赛,赛后FalleN称赛事的电脑配置并未达到要求,FPS过低。2019年,在Asian Championships的赛事中,他们再次负于TYLOO,这次FalleN给出的理由是感冒影响了发挥。 

最令人捧腹的是在今年早些时候的FLASHPOINT,他们输掉了和Mad Lions的决赛,赛后FalleN抱怨赛事制度不公,应该对在BO5决赛之前保持全胜的队伍予以总比分一分的优势,而不是从0-0开始。  

我列举的这些例子都有迹可循,而且仅仅过去两年的时间中FalleN对比赛寻找的借口,他的队友也已经开始纷纷仿效他的做法,在对找借口方面尤为熟练和老到。 

结语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这群巴西人把留给粉丝们仅有的一些美好印象也糟蹋的一干二净,而剩下的却是一群自负,暴力,满是借口,试图掩盖事实的人,依旧在沉浸在自己的王朝梦中不能自拔。他们的表现无法博得同行的同情,也不能作为一个优秀的榜样来影响新一代的CSGO选手,更糟糕的是,他们毁掉了一个享誉全球的CSGO战队品牌,就如同前队友fnx所说的:“MIBR能重回巅峰?那将会是一个笑话。他们正在毁掉一个伟大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