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文: Astralis的成功秘籍——心理辅导(上)

温柔的拒绝 

在2018年的多项赛事中,Astralis的出勤率相比其他“勤奋”的队伍来说并不高。丹麦人在2018年一共错过了三项大型线下赛事,分别是第五赛季的群星联赛,ESL One贝罗奥里藏特以及在圣彼得堡进行的震中杯的比赛。  

对此,Lars表示错过这些比赛是有意为之,Zonic表示同意,他说:“在群星联赛第五赛季开始之前,很多人都说我们的状态正佳,也许可以在基辅轻松夺冠。但是我认为没有选择的参加任何一项赛事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多正面的东西,我们的队员有时候也需要休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其他赛事中更加全力以赴。”  

Zonic的队伍在2018年并没有参加全部的比赛

其实关于参加哪些赛事早在Astralis在2018年开年之前的会议中就已经决定好了,Lars说:“我们坐下来重新审视了全年的比赛,我们讨论了哪些比赛会是我们需要全力以赴的,哪些比赛我们可以跳过。但是这些一直都是由Kasper,RFRSH的竞技总监和我们的队员们共同决定的。”

有选择的参加一些比赛的策略很显然在今年执行的很成功:在选择不参加ESL One贝洛奥里藏特之后,虽然紧接着进行的ESL one科隆的比赛中不幸输给NaVi,但是在之后的伦敦Major上强势夺冠。在连续错过震中杯和群星联赛之后,又接连在IEM,ECS和EPL比赛中折桂。  

“当我选择加入这支战队的时候,Kasper和我就商量着我们不能让我们的队员过度疲劳,我们应该积蓄一定的能量。这和我们在军队的理念很像,如果想要突破防线,那么我们必须有针对性的对对方进行打击,而不是全线冒进。”

有选择性的参加一些比赛是相对简单的决定,但是更大的压力来自于战队本身的赞助商和一些商业活动。众所周知,Astralis的母公司RFRESH同时也是Blast系列比赛的组织方,Astralis在去年参加了Blast系列的所有比赛,包括伊斯坦布尔,哥本哈根,以及里斯本并赢得了中间的两站比赛。

Lars说:“在比赛期间,主办方要求队员们为粉丝们进行签名活动,有两名队员明显表达了他们的疲惫,他们告诉我能否有人能够代替他们参加这些活动。这也是我一直告诉他们必须给自己设定疲劳边界的原因,因为我们队员们都不会拒绝,他们会去参加签名会,会去接受采访,但是到最后会把自己的精力都消耗完。” 

仿效和复制  

在Astralis取得成功后,有越来越多的战队意识到了心理辅导的重要性,他们开始雇佣心理咨询师为自己的战队服务,但是取得的效果并不一致。  

Liquid凭借去年的优异表现超越C9成为北美地区的第一强队,除了游戏内的内容之外,他们还对游戏外的人员编制进行的加强。首屈一指的就是他们雇佣了曾经是扑克选手的Jared Tindler作为他们的心理辅导师,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扰已久的难题。在一则访谈节目中,Jonathan "EliGE" Jablonowski这位今年HLTV top20的选手称因为Tindler的存在,他在比赛中更加游刃有余。 

HLTV 2018 TOP20选手 EliGe 

采用同样做法的还有NiP,他们雇佣了体育心理治疗师Jens Hofer,帮助Christopher "GeT_RiGhT" Alesund以及其他队员备战比赛并获得了2017IEM奥克兰站的冠军。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North身上,他们在一则名为Roar的纪录片中曾经透露他们也正在和体育心理治疗领域的专家紧密合作着。  

C9之前也曾经雇佣过类似的角色,C9采用的方式是队员需要支付额外的咨询费才能得到相应的咨询,但是似乎收效甚微,并不是所有的队员都对心理治疗买账。 

“心理咨询是一项无边的行业,没有棱角,如果你想要你的客户变得更好,那么你必须在他们需要你的时候去接受他们,告诉他们你这样做对他们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他们不买账,你可能需要主动去推动这件事情,因为他们并不会很快接纳这个概念” 很显然,Astralis全队这可能也是Astralis在2018年取得如此成功的关键因素,他们对于心理咨询这一全新的事物的包容,接纳,了解,应用再到受益。对此,Lars说:“这支队伍每天都在给我带来全新的东西,他们一天比一天成熟,并学会了举一反三。他们是一支优秀而有聪慧的队伍,认识到了心理咨询的益处可以帮助他们继续前进。”  

捧杯时刻

对此,深受影响的dupreeh建议其他选手也去尝试一下:“鉴于我们现在身处的位置和排名,我们目前被所有的选手和战队所瞩目着,他们可能会想我们在做的一些事情肯定是对的,因为他们是世界第一。对此,我想说很多选手可能目前还停留在原本的阶段,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电脑游戏的选手,和体育心理咨询并不沾边,但是我建议你们去尝试一下,你可以有很大的改变。”

原文自HLTV 由5Eplay-edstud翻译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