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美电竞组织FaZe Clan被旗下堡垒之夜分部的选手用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原因是FaZe Clan在双方的劳资关系中分成太多,而选手作为劳方则被剥夺了一部分应有的收入。  

Turner Tenney,aka“Tfue”

这位将FaZe Clan告上加利福尼亚州的最高法院的选手名叫Turner Tenney,今年只有21岁,在堡垒之夜的游戏中他用Tfue作为自己的游戏ID。在诉状中,他谴责FaZe Clan过分限制了他在职业生涯上发展,并不愿意支付他为FaZe工作时候的赞助分成。 

作为Tfue的代理律师,Freedman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些游戏玩家和艺术家,艺人还有一些原创作者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卖力的表演,策划,原创和导演,并通过网络进行直播。但是电子竞技是新的行业领域,目前在法律上还处于灰色地带,并没有特别健全的法规和法律来进行约束。”  

起诉书截图

根据Tfue自己的描述,自己在和FaZe签订的合同中,FaZe单方面加入了霸王条款,在他通过直播宣传其他品牌所获得的广告经费中,FaZe要拿走其中的80%,而他本人只能保留20%。值得一提的是,Tfue是堡垒之夜项目的大主播,他在Twitch上的直播已经被观看12亿人次,而他在youtube上也有超过1000万人的预定,Instagram帐号也有超过550万人追随他的轨迹。不可否认的是,他高超的人气是很多品牌愿意在他身上进行产品宣传的原因之一。  

Freedman还表示,和Tfue一样的还有很多年轻的主播,他们被FaZe安排在位于加州的gaming house中,从事着类似的工作。有些还未满21岁的主播则被要求饮酒和从事一些和赌博沾边的活动。他说:“这些年轻人的青春和健康无疑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无疑像FaZe Clan这样的组织正在利用和压榨这些年轻人。整个游戏大环境需要一次整顿,我们要为这些年轻人争取权利,讨回主宰自己职业道路的自由。” 

 FaZe Clan于今天早上通过官方社交媒体对此事进行了回复,以下是节选: 

“我们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震惊,自从2018年和这位选手正式签订劳动合同展开合作之后,我们作为雇佣方在这位选手身上收到的流水为: 

来自大赛奖金-$0.00 

来自Twitch和Youtube的直播分成-$0.00 

其他社交媒体-$0.00 

事实上,我们作为雇佣方在这位选手身上一共只收到了$60,000的流水,但是Tfue本人在作为FaZe Clan选手期间,已经创收超过数百万美金。虽然每个选手的合同条款都不一样,但是每个FaZe旗下的选手,包括Tfue,FaZe在比赛奖金和转播分成上都只会拿最高20%的比例,剩下的80%都会归于选手本人。”  

但是随后FaZe Clan提供的合同上的确存在着一条条款,规定如果是由FaZe进行牵头和引荐的项目,那么80%的收入将归于FaZe所有。

FaZe给出的合同条款的确有写明分成的条款,但是80%给到FaZe的前提是项目由FaZe进行引荐和牵头

作为前FaZe Clan CSGO分部的选手和指挥,karrigan在社交媒体上为老东家撑腰,他说:“虽然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我可以说我和俱乐部之间的合同很愉快的被执行了,在我被下放期间,俱乐部给予了我很好的关心和照顾,对我的买断费用也设置很合理,并且给与了我充分的时间听取其他的报价。”  

在去年曾经为FaZe Clan做过一段时间救火队员的Xizt也在推特上为FaZe打Call,他说:“我对FaZe只有正面的评价,虽然我当时以一个替补的身份和他们签下了合约,但是他们给的offer非常有诚意,并且帮助我顺利的过渡到了fnatic。我效力过的世界上最好的战队之一!因为我自己在职业生涯初期被恶劣的战队对待过,所以我知道差距在哪里!”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至于此事怎么发展,我们姑且再围观一段时间。